西甲莱加内斯莱万特
執紀者說 | 寫虛假說明干擾調查 最終受嚴懲

時間:2019/5/22   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

2018年底,我們執紀監督一室來了一位特殊的“訪客”。

“同志,我是來承認錯誤的,我收了單位下屬職工的禮金,已經都給他們退回去了,這是情況說明!”來人正是時任鄂州市華容區農林局局長可某。2018年下半年,一份匿名舉報信反映可某在2017年末住院、2018年初治喪期間兩次收受單位下屬職工禮金的問題,當時我們室正在核實該問題線索。

“組長,可某的情況說明來得太及時了,信中坦承了收受禮金的行為,還點明了探望他的幾名職工,并且說明退還禮金是在住院和治喪結束后讓李副局長代為退還,看來這個案子很快就能夠結了。”我興奮地說道。

“事情都過去半年多了,為什么這個時候來說明?而且這里面時間、地點、人物都寫如此清楚?不管他怎么說,我們都要認真去查實這個舉報件。”組長耐心解釋道。

之后,通過調查和對相關證人走訪及談話,核查組了解到的實際情況與可某所寫的“情況說明”存在一些出入。據有關當事人交代,他們確實去看望了可某兩次,并送了禮金,但是收到李副局長代為退還禮金的時間與可某說的不一樣。對比后發現,可某是在紀委開始調查后才退還禮金的。

我們把目光聚焦到了副局長李某身上。一開始,李某一口咬定是在可某治喪結束回單位上班后不久,就收到了退還的3000元禮金。但是在核查組提供有關證據后,李某終于承認道:“可某住院時,局里加司機一起共六人前去探望,除了單位工會的慰問金,六人均給了禮金,共計1200元。可某治喪時,我與單位三位同事和單位服務對象周某一起去他老家探望,每人送了300元禮金,還有位同事讓我們捎去了300元禮金,共計1800元。兩次共計3000元的禮金是在可某知道你們在調查他之后委托我退還的。”

再次找到可某時,可某承認:“禮金在當時沒有立即退掉……我也是抱有僥幸心理,實在是不應該!”

至此,真相大白。在人情面前,可某沒有堅守住原則,同時為了干擾調查,還手寫了整整兩頁信紙的《情況說明》送到區紀委,隱瞞退還禮金的時間,企圖混淆視聽。今年4月,區紀委視情節給予可某黨內警告處分。

【執紀者說】

在本次案件調查的過程中,可某作為領導干部,在重大事項事前事后報告中,并未如實的向組織說明收受禮金情況,反而在調查過程中干擾調查,企圖減輕甚至是逃過黨紀處分,但是“聰明反被聰明誤”,這份“及時”的“情況報告”反而更快地暴露了其收受禮金的違紀事實。這一案件警示我們,在黨紀國法面前,任何時候都不能有僥幸心理,守不住紀律的底線必將受到嚴懲。(湖北省鄂州市華容區紀委監委  徐寧 陶依 || 責任編輯 代江兵)

分享按鈕 西甲莱加内斯莱万特 扑克牌二十一点规则 二人麻将技巧视频 mg游戏现金娱乐 11选5手机助手免费 郑州宝龙广场娱乐 桂林华逸娱乐 北京pk10赛车合法吗 赚钱游戏棋牌 11选5胆拖任五投注金额表 白沙娱乐场app 河北时时平台哪个好 旺旺棋牌代理